• 从明天起,我要穿得跟大家一样:《This is达利》

2020-06-17

从明天起,我要穿得跟大家一样:《This is达利》

凯萨琳‧英葛兰(Catherine Ingram)

绘|安德鲁‧莱伊(Andrew Rae)

译|李之年
 

  达利小小年纪就展现出艺术天分。一九一六年六月,才十二岁的他到家族世交皮修家中住下,因缘际会初探了印象派画风。皮修家四周都是麦田和橄榄树园,简直犹如印象派风景。拉蒙.皮修(Ramon Pichot)本身是小有成就的印象派画家,也将印象派技法介绍给了达利。见了用色前卫大胆、画风粗犷的印象派作品,达利有感而发写下:「那些油彩浓厚、模糊朦胧的画作,令人目不暇给、意犹未尽⋯⋯像是囫囵吞下的一口雅马邑白兰地(Armagnac),在我喉头深处炙热烧灼。」他拿着水晶醒酒瓶塞,在庄园四处蹓跶,装成魔术师,透过水瓶塞放眼周遭,创造出置身印象派画中一隅的错觉。拜访皮修家后,达利画下了《帕尼山荫下的卡达克斯风光》(Views of Cadaques with Shadow of Mount Pani)这幅画。这是令人典型的印象派画作:以独特的色彩笔触,描绘光色变化。然而,尝试印象派画风只是一时兴起,达利终究无法与田园风光产生共鸣,他爱的是卡达克斯诡奇壮观的景致。

  拉蒙.皮修建议达利的父亲送他去读菲格拉斯的市立绘画学校(Municipal Drawing School)。那里的艺术老师胡安. 努内兹(Juan Nunez)慧眼识珠,看出达利有天份,便磨练他的绘画技巧,达利也认为自己能成为艺术家,努内兹居功至伟。入学就读的第一年年底,达利就获颁杰出表现奖,为了庆功,他的父亲在菲格拉斯家中公寓举行了小小的个展。

圣费南多艺术学院(The Academy of San Fernando),马德里,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二六年

  达利的母亲在一九二一年因子宫内膜癌过世。据达利的说法,历经丧母之痛让他更下定决心要出人头地:「我发誓⋯⋯我迟早会声名远播,光耀门楣,将不幸身亡的母亲从死神身边夺回。」翌年,达利离家到马德里的圣费南多艺术学院进修。但艺术学校令达利大失所望,他「马上就了解,这些奖誉等身的老教授教不了自己什幺」。他的老师多师法早被达利抛诸脑后的法国印象派。小霸王终于忍不住开砲:一九二三年,他因质疑新老师的学识而遭勒令停学。三年后,他因批评老师不够格评鉴他的作品而被逐出校门。不过整体而言,在马德里的这段期间,他算是获益良多。普拉多博物馆(Prado)的艺术作品令达利深受启发,尤其是维拉斯奎兹(Velazquez)的作品。然而,真正最精彩的部分却是在学生宿舍「学苑(The Resi)」的社交生活。

达利的蜕变

  学苑乃由阿贝托.吉门内兹.弗罗(Alberto Jimenez Fraud)所经营。他仿效牛津剑桥制度,建造出极具启发性的大学景像,并广邀当时伟大的思想家来讲课,如爱因斯坦,图书馆也收藏了最新的理论书籍。当时佛洛伊德着作的西班牙译本刚问世,达利跟友人便争先恐后拜读,并滔滔不绝地讨论心得。达利在学生时代用的那本佛洛伊德的《梦的解析》(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)上,画满了重点,也做了不少笔记。后来他说书中内文「是本人这辈子相当重大的发现之一」。再过几年,达利便会在作品中探索佛洛伊德提出的概念。

从明天起,我要穿得跟大家一样:《This is达利》

  达利也在学苑交到了同好。他加入了一个附庸风雅的团体,成员还有导演路易斯.布纽尔(Luis Buñuel)和诗人费德里戈.贾西亚.罗卡(Federico García Lorca)。团员间争风吃醋、互相较劲乃家常便饭。起初,达利很讨厌团体的领袖:「罗卡很狂,锋芒毕露、气焰高涨。我看不下去时,会突然一溜烟跑掉,三天不见人影。」

  后来罗卡和达利迷恋上彼此。罗卡在诗作中讚美「萨尔瓦多.达利嗓音如橄榄之色」,达利则把罗卡画得犹如圣人圣赛巴斯丁(Saint Sebastian)。两人同心协力,自创出一套艺术理论。艺术史学者玛丽.安.考斯(Mary Ann Caws)表示:「达利笔下谈自身画作、最多彩多姿的文章,有些是在对这名诗人诉情衷。」收敛狂态的达利,亲暱地对罗卡诉说心曲,展露艺术家较为亲切、诗意的一面:「我感受到青草的爱意,草尖刺着掌心,太阳晒得我耳朵红通通。」罗卡曾试图色诱达利,不过照达利的说法,他们俩没发生什幺见不得人的事。他的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,加上同性恋也不合法,达利大概因此才却步。达利遇见未来的妻子后,两人之间的关係也就此告一段落。达利总是对自己的性倾向守口如瓶,晚年却会跟他的男性缪思调情,还爱偷窥。

  达利的新朋友都是纨袴子弟,生活奢靡,讲究打扮。刚进艺术学校的达利,走的是浪漫艺术家风,从头到脚穿得一身黑,皮肤涂白、头髮染黑,还画上黑色眼线。但小霸王认为纨袴风颇有搞头,所以决定:「从明天起,我要穿得跟大家一样。」达利觉得,若行为举止像皇室,就会受皇家般的礼遇。这招似乎也见效。只有学生收入的他,得以在马德里首屈一指的大饭店中大快朵颐,奢华的生活全由亲朋好友和艺术收藏家买单。达利贪恋名利,不久将因此惹毛艺术界人士。

 (本文为《This is 达利》部分书摘)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This is 达利》 This is Dali

作者: 凯萨琳‧英葛兰(Catherine Ingram)、安德鲁‧莱伊(Andrew Rae)

出版:天培

[TAAZE] [博客来]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 相关推荐

申博手机安装|影音人科|关注影音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百老汇手机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体育app